中国培训网欢迎光临!
您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 > 行业动态

迎上火爆的直播平台的“风口”,映客是怎么红起来的?

发布时间:2017-04-11 16:28:55
  

   映客.jpg

  理想主义的创业者很难在移动直播的大战中存活下来。中国最早一批手机直播创业公司,除了跑得快的和拥有大公司背景的,大多已凋零。曾经对秀场模式嗤之以鼻、“坚决不做打赏功能”的理想派,尝到了梦想的甜头,吃了现实的苦——很多拿了融资,但没能活下来。在这些人眼中,打赏等同于秀场,本质是为人不齿的生意。他们打算就这么“纯真到底”,直到借鉴秀场打赏模式的映客异军突起。去年,直播行业火得一塌糊涂,而映客无疑是杀出来的一匹黑马。映客幕后掌舵者奉佑生,曾是湖南永州一名基层公务员,后在音乐行业浸淫十年,默默无闻,直至撞上直播的“风口”,做了映客,如今终于“红”了。

  这个湖南永州前基层公务员,浸淫音乐行业十年,默默无闻,直到闯入移动直播领域,做了映客。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2015年初冬,映客还不是现在的映客,奉佑生也不是西服革履、领带衬衫的奉佑生——映客的logo是一个略显粗糙、简单的镜头,奉佑生只是一个裹着黑色羽绒服、脸上写满疲惫的创业者。如果当时你问他映客要做什么,他会告诉你,“面向90后高颜值人群的偏娱乐化的生活直播”,直白说叫秀场。秀场极强的变现能力在PC时代已经得到验证,“是摆在(手机直播)眼前现成的商业闭环”。面对这个现成的商业模式,“纯真派”选择了绕着走——他们希望找到 “更健康良性”的赚钱方式。2015年11月,接受采访时奉佑生说,“眼前有现成的商业闭环没有理由不去借鉴。”

  映客在产品初期就上线了打赏功能。奉佑生后来说,这种做法节省了早期的模式闭环探索成本。它当时的很多竞争对手都在这上面吃了亏,事实证明,没有哪种方式比打赏更便捷有效。

  解析映客从百播大战中突围成功的文章有很多,但出自奉佑生之口的内容有限。这个有着浓重湖南口音的创业家不善言辞,为人低调。

  2016年初,映客已开始在城市年轻人中间大规模传播,幕后的掌舵人奉佑生,却极少接受采访和公开露面。通过网络搜索“奉佑生”,只能在人民网得到一张他代表多米音乐出席一个小型圆桌论坛的照片,title是副总裁。

  及至映客成为国内最热的娱乐直播应用,“映客成功学”大多也只是出自其机构投资方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等的外部分享。后来,奉佑生出席网易未来科技峰会,说人红是非多,更希望低调一些。

  2016年9月,映客70亿人民币估值震惊业界。其投资方昆仑万维当时披露的信息显示,同年1月映客的估值仅为3.78亿元。奉佑生成为新晋独角兽公司代表人物。

  如今,百度 “奉佑生”,超过14万条信息。

  2000年,奉佑生辞去家乡公务员铁饭碗南下广州,要在更广阔的领域大展拳脚。

  但他此后十几年的奋斗史就如你过去只能检索到他一张照片一样,几乎空白。他在所有采访中,都只提“2004年加入A8,后创办开心听和多米音乐”。2014年,他决定离开打拼了十年的音乐行业,放弃等了十年也未等到的用户付费。

  “我为什么做直播,源于做音乐十年的思考。”奉佑生的话透露着他的不甘。音乐本质是个版权生意,上有版权争夺,下有用户对付费的抱怨。早几年,8块钱包月听对用户而言是一个痛苦的事情,音乐用户当时大都是被娇惯的免费党。

  再创业,奉佑生想过好几个方向。比如医疗和教育。这些都是大市场,关键是离钱更近。他选择了更符合基因更稳妥的音频直播,做了一个针对留学生的交友软件——“蜜live”。按照奉在2015年底的说法,这款软件他们做到了“几十万用户,月入60万”的规模。但他终究觉得这只是个小而美的生意。

  奉佑生决定再次转型时,视频直播在国外已风靡了一段时间,国内也已经有几个团队正在做同样的事了。无论是蜜live还是映客,对于奉佑生来说,每次转型都只有一个标准:一开始就要有商业闭环。除此,映客的成功具有一定的运气成分:

  2015年10月,由王思聪投资风靡一时的手机直播应用“17”涉黄被下架,映客成为最大受益者。“17”的用户2015年9月就已突破百万,“17”下架后很多人“顺路”上了映客。那个国庆节,映客的用户数量第一次疯长,瞬间达到100万规模。正是这个时候,罗斌经人介绍找上了资金紧张的奉佑生。

  金沙江创投是映客最早的机构投资人。这笔钱帮映客建立和巩固了优势。罗斌后来说,他们本来是要投17的,17被下架之后才看到了映客。

  2016年春节前,映客拿到昆仑万维6800万元投资。奉佑生在春节期间,大规模投放楼宇和院线广告,同时与湖南、江苏等卫视展开合作。那时候,即便你在五线乡镇,也可以在电影院(前提是有电影院)《美人鱼》放映前看到映客的广告。星爷在无意间帮了映客。

  到了2016年年中,映客的注册用户过亿,日活超千万,成为国内最大最热的直播app。奉佑生喜欢将映客的成绩归为“赶上了风口”。并不是谁赶上风口都能成功——移动直播巅峰时号称有几千家平台同时存在。

  奉佑生在做映客前有过几个思考。除了商业闭环这个根基,第一要做BAT看不上的事,至少要领先它们6个月;第二品牌不能太low;第三市场定位明确。

  腾讯就是在映客做了6个月后进入移动直播的。昆仑万维周亚辉在决定投资映客6800万的时候都没有跟奉佑生见过面。金沙江投资映客,整个决策流程也只有一个星期。

  奉佑生最大的特点是做事爽快,罗斌评价说,“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你会觉得非常舒服”。2015年10月,金沙江创投寻找直播产品,罗斌找到奉佑生,很快达成了投资意向。在估值上,多一点少一点,奉佑生全然不计较。罗斌回忆,当时的映客非常缺钱,但奉佑生的态度不卑不亢,“不会追着你或求着你。”

  在人称“神枪手”的周亚辉眼中,奉佑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CEO,做移动产品的能力绝对可以进入国内产品经理TOP10”。周说过,最好的投资是你天天在琢磨这个领域,然后市场上有项目开始亮相,你一看就是你想要的东西。他第一次打开映客app就玩了三个小时。

  映客创业初期,日活还不到10万人的时候,每天通过观众打赏获得的虚拟物品交易收入就有7-8万元。这是金沙江创投决定投资映客的一个重要原因,尽管2015年映客总收入3048.36万元,净利润167.28万元,看起来跟“70亿的估值”不太相称。2016年11月,周亚辉回顾映客投资过程,用了“今天大名鼎鼎的奉佑生”的称呼。“老奉不仅大大小小拿了很多奖,而且还进入IT上流社会,频频出席各种高端社交宴会,跟马化腾合影之类的。”周在他的投资笔记中写道。2017年1月,奉佑生自己在映客做了一场CEO直播,引来110万人围观。在音乐行业潜水十年之后,奉佑生用映客完成了对阶层和自身的超越。

  来源:i黑马


更多>>相关资讯

  • 无相关信息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4053066号 版权所有:中国培训网

Copyright 2015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